当前位置:上海市私家侦探 > 新闻中心 >

给我们重新发现家人和理解生活的契机

发布时间:2020-10-06

超级超级宠我的爸爸,在我出生时得知是个女孩,也颓了几天。这是爸爸妈妈在桌上相互揭短时,妈妈说漏嘴的,当时我一愣,第一反应不是觉得不可能,而是庆幸。庆幸爸爸没有一颓再颓,给了我全部的爱和最好的家庭、最好的教育,还有坚决不要二胎的态度。每次听别人要我爸妈再生一个,或者被大伯家(他儿子即我表弟)冷嘲热讽我们家没有男孩的时候,都会想起这件事。但是有什么关系呢?爸爸妈妈用二十年来的行动告诉我,他们很爱很爱我,越来越爱,有增无减。我也很爱很爱他们,觉得能成为他们的孩子很幸福,何况还是唯一的。

在和大姨们聊天时,他们偶然说起我爹妈在他们新房隔壁也买了一套。我瞬间愣住,一时都没反应过,仿佛在讨论一件与我无关的陌生人的事情。反应过来之后,我说,我不知道啊,反正也和我没关系。因为我知道,那个房子一定是买给我弟的。不要我一起还房贷,我就谢天谢地了。他们嘴上说着没有重男轻女,实际上他们的思想里早就分得清清楚楚。

上海侦探给了我们重新发现家人和理解生活的契机, 过年在家,通常是我们跟家人最亲近的时刻。因为这份亲近,会让我们觉得,家人是我们了解的人,生活是我们所理解的日常。但就在某一刻,我们意外得知的某个秘密,会击碎家人在我们脑中的稳定形象,也可能凿开生活的一些缝隙。我们发起家庭秘密的征集之后,收到数百个回复。我们郑重地打开这些秘密,发现它们关乎人生的方方面面。所幸的是,每个「被打开」的意外时刻,也给了我们重新发现家人和理解生活的契机。

高中刚毕业,走在路上碰见了三个人,一个老人和两个年轻的女人,我们擦肩而过,然后她们停了下来,喊我的名字。她们说,你是XX吧,你的邻居是叫XX吧?我一阵懵,回答是。年龄稍微大点的女人激动的地说:「我是你姐姐,这是你妹妹,还有她,快叫奶奶。」我只感觉头晕,没有说话,她又说,「我们大家都很想你,妈也想你,当年是没有办法才把你送人了,你上初中的时候,我们在你教室门口偷偷看过你,你可能都不知道……」她后面说了什么我都听不清了,只感觉天旋地转,我只是摇头说我不认识你们,我要回家了,但她们好像不舍得我走,问这问那,学习生活……

抛弃妹妹是父母共同商榷的决定,目的是为了假装没生过孩子,以此不用背负「超生」的罪名就可以光明正大生个男孩,传宗接代。有邻居曾开玩笑对我说:「幸好你是老大,如果你是老二,被抛弃的就是你了。」当时感觉很有道理,为自己排行老大而庆幸,后来觉得,女孩难道就该被抛弃吗?错的不是我,是他们重男轻女的观念,觉得心酸。我生了女儿后,拼命对她好,仿佛在补偿曾经失落的自己和被抛弃的妹妹。

我落荒而逃,头也不敢回,然后又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地回家了。那晚我悄悄哭了一整夜,是真的一整夜……发现这个秘密之后,我一直不敢接受,也没敢问爸妈,怕他们难受。18年来,我是他们的掌上明珠。他们把我保护得很好很好,在农村那个人们爱说些闲言碎语的地方,我却从来没听说过任何一点有关自己不是亲生的话。爸妈身体都有点残疾,他们养我长大真的吃了很多的苦。既然他们把这个秘密守护着没有告诉我,我现在不小心知道了,也要装做不知道这个秘密,封存在心里,只要他们不说,我绝对不提。

我有个从未谋面的妹妹,出生满月后被抛弃在外省陌生的街头,至今杳无音讯。是父母告诉我的,并叮嘱我「要保密」。

上海亚太私家侦探事务所

手机:13023252521(微信同号)

地址:上海市奉贤区环城东路5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