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上海市私家侦探 > 新闻中心 >

上海侦探调查的感情岂是一张证能体现

发布时间:2020-10-24

眼看我32岁了,父母虽然能理解我对婷婷的痴情,但他们也给我指出,作为独生子的我,不该这么自私,也要考虑下他们的感受。父母的话不无道理,但我听不进去,婷婷父母和我父母轮番给我上课,让我以大局为重,最终我相亲认识了现任女友。我和她年龄都不小了,相处一段时间,双方父母催着我们赶紧领证,对方说一切从简,我正好怕麻烦,就想着这样正好,到时候把房子收拾一下,直接做婚房。领证前一天,女友母亲请我过去吃顿饭,席间她一改之前的说辞,她说必须要买新房子,那个房子婷婷在里面住过,不吉利。岳母还说希望我能和往事都做个了结,以后再也不要和婷婷父母有什么瓜葛。我听了当场就表态说这不可能,我不仅不会断绝来往,还会给他们养老送终。

婷婷走后,把我的心也掏空了,住在还残留着她气息的房间里,我经常把自己灌醉。就在这时,婷婷母亲找上门了,她转交给我一封信,我颤抖着打开,是婷婷的字迹,她预料到我会萎靡不振,她鼓励我站起来,说如果我继续颓废下去,她不会原谅我,她还说房子就留给我了,希望我能在里面快乐的度过下半生。看到婷婷的用心良苦,我擦干眼泪,刮净胡子,重新出现在公司。每天除了上班下班,就是去婷婷父母家,帮着做些买米买油的重活,我打定主意要给婷婷父母养老送终,虽然我和婷婷只差一个结婚证,但我们的感情岂是一张证能体现的,在我心里早已拿她父母当做自己父母看待了。

前女友婷婷去世已经3年了,我一直接受不了她离开这个事实,每天晚上我会对着她的照片说晚安,早上眼一睁看到她笑吟吟的目光上海侦探我就觉得她还在我身边,从未走远,连家里的摆设都还是她离开时候的样子,我没有挪动一丝,我舍不得打乱这一切。我和婷婷是大学同学,从小到大我都是个腼腆的男孩子,唯独和婷婷接触后,我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口若悬河,看着眼前那个乖巧的女孩,我知道我的爱情来了,我该抓住。大学四年,我们一直相亲相亲,从没有闹过那些不成熟的小矛盾,和婷婷在一起,我有种全身心的放松,我想这样的女子,我一定要娶了做老婆。

我们的爱情很顺利,得到双方父母一致赞同,很快我们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两家大人商定,各拿出一半钱,共同出资买一套房子,赠与我们做婚房。婷婷学的是设计专业,婚房的装潢布置都是出自她的手,眼看着小窝一天天完善,我心中激动难耐,能娶婷婷为妻,是我长这么大,最强烈的愿望。就在婚礼前夕,一次常规体检中,婷婷被检查出患有白血病,已经错失了最佳治疗期,那一刻两家人都乱了方寸,反倒婷婷相当平静,她一项一项开始交代后事。本来我想在她生命最后一刻,让她披上洁白的婚纱,但她坚决不同意,她说不能让我背负着这个婚姻的空壳子,一辈子负重前行。

这番话让女友和准岳母很不满意,在岳母的教唆下,女友开始和我耍小孩子脾气,我本来以为她是通情达理,哪知道看到她的这一面,我庆幸没有草率的把结婚证领了,不然以后日子还不知道过成什么样子。饭没吃完,我起身告辞,笑着说干脆取消婚礼,我无法做到喜新厌旧。婷婷父母得知我退了亲事,他们很是自责,觉得是他们拖累了我的幸福。我红着眼睛喊了爸爸,妈妈,告诉他们别担心,以后我会一直陪在他们身边。对于婚姻,我的原则就是爱我必须接受我的一切,包括孝顺这两位老人,不然我无法坦然面对婷婷。

上海亚太私家侦探事务所

手机:13023252521(微信同号)

地址:上海市奉贤区环城东路58号